位置主页 > O生活报 >朱令砣中毒案22年未果背后高官病逝江泽民坐不住了

朱令砣中毒案22年未果背后高官病逝江泽民坐不住了

作者 时间:2020-07-17 阅读次数:939

朱令砣中毒案22年未果背后高官病逝江泽民坐不住了

江泽民1995年接见孙维爷爷孙越崎

朱令砣中毒案22年未果背后高官病逝江泽民坐不住了

朱令投毒案嫌疑人孙维的堂叔孙孚凌5月18日病逝。孙维家族势力显赫。孙孚凌历任北京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而孙维爷爷孙越崎和江泽民有“私交”,曾任国民党高官,或知晓江泽民及其父亲江世俊的日本汉奸背景。朱令父母披露,强卫任北京政法委书记时奉命下令终止朱令案调查,多方消息指正最终指令来自江泽民。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孙维家族势力已经衰落,爷爷孙越崎和堂叔孙孚凌都已病逝。直接下令人江泽民代表的江系势力已经没落,经办人强卫已退居人大二线。在这种情形下,朱令“铊中毒”案件再现曙光。

中共喉舌新华社5月18日报道,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第六届执行委员会常务副主席,第七届、八届执行委员会名誉副主席孙孚凌,因病于2018年5月18日逝世。孙孚凌历任北京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不过孙孚凌最为外界关注是身为朱令投毒案嫌疑人孙维的堂叔。孙维的祖父孙越崎曾就职民革中央副主席,父亲孙大武是民革中央委员;姑姑孙叔涵是冶金部教授级专家,姑父朱丕荣是副部长。孙维家族背景显赫。

有网民披露,孙孚凌在北京官场上是实力派,与原北京市副市长封明为在市政府、市政协共事十几年,又都是浙江绍兴老乡,关係非同寻常。封明为当副市长时就主管公安,是时任公安局长张良基的顶头上司。

朱令砣中毒案22年未果背后高官病逝江泽民坐不住了

朱令中毒案过程回放

1994年11月底,北京清华大学1992级化学系女生朱令离奇发病,最后得助于互联网才确诊是“铊中毒”,虽经救治但身体健康遭受严重伤害,至今生活无法自理。由于朱令没有铊的接触史,该案被认定为是投毒事件。但历经几番沉浮,朱令案尚无明确结果。

有关“谁是兇手”的各种猜测和传说,坊间从未间断。朱令的室友孙维,一直被认为是主要嫌疑人。网路舆论普遍认为,该案是因夹杂了太多高层政治因素而导致北京警方在压力下放过了该案的唯一嫌疑人孙维。多家报道曾曝光孙维家庭的高官背景及与江泽民等中共高官的密切关係。

朱令砣中毒案22年未果背后高官病逝江泽民坐不住了

孙维(后改名孙释颜)

孙维爷爷孙越崎和江泽民私交甚密

大陆媒体的报导,1991年10月,江泽民曾邀请孙到中南海叙谈并共进晚餐。孙越崎的车子一到,江泽民亲自上前迎接,走时江也亲自将孙送上车。

1995年1月1日,江泽民、李鹏在政协全国委员会举行的1995年新年茶话会上,向百岁老人孙越崎祝贺新年。1995年12月9日孙越崎去世。

江父江世俊曾任汪精卫南京伪政府高官,江本人也是日本军部一手栽培,而这江都曾向中共隐瞒。

孙越崎曾在孙科任行政院长时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行政院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何应钦内阁时任经济部长。孙科把行政院长交出后立刻去了广州,此时宋庆龄与汪精卫都投靠了孙科,三人一起成立了广州国民政府。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后来投靠了汪精卫。

身为国民党部长级高官的孙越崎,是完全了解江父江世俊的底细和江泽民的教育背景。

网路上有披露,孙维的爷爷孙越崎在去世前曾向来探病的江泽民求情,当时江泽民对孙越崎保证:“只要我江泽民活着,你孙女就不会坐牢。”

海外评论人士周晓辉表示,有消息称,江的父亲江世俊曾任汪精卫南京伪政府官员,自己也曾在汉奸大学上过学,并参加过日本特务培训班,而这江都曾向中共隐瞒。身为国民党部长级高官的孙越崎,多少是知道江世俊的一些底细的。江为了堵住孙越崎的嘴,主动向其示好也并不出人意外。

2013年4月29日,广东《羊城晚报》报导了至今仍疑点重重的朱令“铊”中毒一案,文章并首次披露了案件被强制中止涉及中共最高层,并首次提到了幕后的中共官员:时任北京市委政法委书记的强卫(现任江西省委书记)及不具名的某中央领导。包括新华网及人民网在内的大陆门户网站纷纷转载了这条消息。但新华网的报导随后被删除。

朱令砣中毒案22年未果背后高官病逝江泽民坐不住了

强卫曾任北京政法委书记

2013年5月9日《劳动时报教育周刊》主编、《劳动关係》杂誌副总编丁锐称,他于昨天深夜拜访朱令父母,从朱令父亲透露的消息得知,经中央领导批示,在1998年时任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的强卫批准市文保处办结“朱令案”。

朱令父亲质疑,一件刑事个案,是否有必要上报中央领导?同时朱令父亲指舆论封杀已经三次,一个刑事案件,何至于此?此次舆论关注朱令案,他就料到会再次被封杀。

大陆学者公开曝光江泽民“二奸二假”

2009年1月,湖南学者、民间战略研究者、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在网上发表公开信,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并要求对其进行调查。

第一奸,是江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是他还是一个效力于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和向俄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的苏俄姦细。第一假,他是一个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他又是一个冒充中共所谓“烈士”江上青养子的假“烈士”子弟。

吕加平在公开信中写道,江是一个“特大政治骗子、可怕内奸”,具有“极其高超狡滑的政治诈骗术和阴险弄权术”,“这是一桩跨世纪的特大奸假政治诈骗案,甚至可以说这是古今中外各个国家从未有过的政治权力超级诈骗案:一对投降异族敌国的父子汉奸、民族败类,其子竟然能够冒充诈骗打入敌对者内部高层,甚至爬到了最高权位……并且直到现在仍还在恬不知耻地以第二号人物身份频频出场……”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